首页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结缘认证 幸运相伴——访中标能效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少君

  • 作者:徐航
  • 2019-10-16
  • 分享
摘要: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张少君先后在企业和国家平台上从事质量领域相关工作,见证了中国认证认可事业的发展壮大。

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张少君先后在企业和国家平台上从事质量领域相关工作,见证了中国认证认可事业的发展壮大。她不仅参与了国家、行业、企业层面相关政策制度和标准的制修订工作,还在相应领域牵头研究、创立了国内行业、企业领先的工作模式。去年开始,张少君先后邀请心理咨询、团队建设、管理能力、业务能力建设的老师对团队进行培训,引导大家如何克服障碍来接受挑战和面对失败,她希望未来无论在什么样的平台上,都可以在做好事的同时也做好人,为中国的认证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张少君,中标能效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法人代表,现任国家认可委员会第四届实验室专门委员标准物质/标准样品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国标准样品技术委员会(SAC/TC118)副秘书长,“中国标准化创新战略联盟产品缺陷与安全分析专业委员会(CSISA-PDSA)”秘书长,全国人类工效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7)委员,全国人类工效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产品人类工效学设计与测评工作组(SAC/TC7/WG1)副组长,长期从事标准、检测、认证、品牌建设等工作。近日,在中德共建“帮帮选”商品比较试验平台成果交流会暨2019年度冰箱产品验证结果发布会上,本刊记者对张少君进行了专访,分享她从基层认证联络工程师到国有企业负责人,在认证道路上深耕的经验和感受。

记者:请您谈一谈从参加工作开始,如何一步步与认证结缘?

张少君:1994年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海尔集团(以下简称海尔),在海尔冰箱技术研究所的认证岗位工作。1995年,海尔自主品牌出口,要申请美国的UL认证,一位比我们早进入海尔的师姐,后来我称她为师傅,带着我们2个大学生,组成了一个认证小组,对照美国的冰箱安全标准UL 250准备实验方案,利用海尔的测试设备进行测试。UL派工程师来海尔验证整个测试过程,如果能认可我们的测试数据和认证小组对标准的理解,就会不仅给产品颁证,还会认可小组成员的资质,UL把这个过程称为CTDP(数据交换项目)。

当时国内企业没有做过CTDP,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师傅带着我们对照标准条文,一项一项琢磨、反复试验。比如UL 250标准里的泄漏电流测试电路,我们先画原理图,再找工厂师傅加工做成测试盒。最终,经过努力与尝试,我们小组成员获得了国内第一批UL认可的企业签发检测报告人的资质。

1996年,海尔准备参加1997年德国科隆家电博览会,有14款产品要拿CE认证,当时TÜV莱茵工程师过来对产品进行测试,提出了很多不合格项,产品的电控设计部分需要整改。“这14款产品是由利勃海尔原型机转化而来,利勃海尔在德国销售多年,怎么可能不合格?”这不仅是我们设计人员的反驳,也是我们心头的疑问。幸好利勃海尔当时还留下一批机器,拆了原始样机,我们才发现电控器盒上有一些凹槽设计,基本绝缘线固定在凹槽里,这样能确保爬电距离合格。而设计人员在开模具时,并未理解这些凹槽的作用,没有对凹槽进行保留,通过这件事让我感悟到原来认证还有这么多门道,慢慢地我喜欢上了认证工程师这份工作。

记者:作为一位认证工程师,您如何从用实验室变成自己建实验室,这期间经历了怎样的挑战和考验?

张少君:1996年下半年,海尔开始筹建中央研究院,经研究决定把负责检测认证的人员从冰箱研究所划到海尔集团技术中心。海尔投资5个亿用于研究院建设,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数目,而我幸运的成为海尔中央研究院实验室建设的负责人。集团提出的要求是要建世界一流实验室,那段时间我们深入全国各地对各类、各领域实验室进行考察,作为一名认证工程师,从用实验室到自己建实验室,对我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海尔是个比较开放的平台,能让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来主持这么重大的项目,深感责任重大。集团领导配备了各领域的专家来协助我开展工作,如电磁兼容专家是上海电科院的陈孝康教授,他是国内电磁兼容界的老前辈,从技术上帮我们把关。在随后的实验室建设过程中,我们提具体要求、联合招标,再到合同谈判。实验室于1996年下半年开始做方案,1997年开建,回想那段时间,我基本上都是睡在海尔,夜以继日地投入工作。我们当时请了全世界各个领域实验设备厂商来投标,如环境实验室请的是大西热学和佐竹,声学实验室请来的是德国BK。为了节约成本,我们跟设备商磨价格,最长的一次谈判谈到凌晨四点,次日早晨八点,又重新回到会议室继续谈,就这样,硬生生的把价格砍了下来。

1997年,我还得到了一个宝贵的机会,代表海尔作为中国第一家企业代表到日内瓦参加ISO成立50周年大会,在此过程中接到了不少非常关键的案子,帮企业完成了任务,同时也让自己得到了提升和锻炼。

记者:您主持的海尔产品HR认证模式曾获得国家和市级科研成果奖励,并执行至今,请您介绍下HR认证模式是怎样实现的?

张少君:2000年,海尔集团主席张瑞敏提出9A评价,作为一个企业内部的评价标准,9A评价从三个角度评价产品:满足标准、满足消费者、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每个角度下面有三个指标。在多元化发展阶段,海尔收购了很多企业,像黄山电视、顺德三角洗衣机等,9A评价可以实现让所有收购来的企业符合海尔的质量标准,达到海尔的质量水平。

 随后,我们将9A评价不断完善、改进,最终行成HR认证,用来评价新研发的产品能否使用海尔标志,是否达到海尔的质量要求。2000~2003年,通过信息化手段把9A评价嵌入到了整个流程当中,在海尔的每一款产品设计完成后,在ERP系统里必须通过HR认证,只有通过HR认证,后续的生产和采购部门才能看到,才能备料生产。值得一提的是,HR体系里积累了海尔的大量经验教训,系统里有一个像“葵花宝典”的《雷区手册》,记录了海尔在各个环节所有曾经发生的质量事故。新产品在做HR认证的时候,要筛一遍《雷区手册》,避免错误重复发生。2000年左右,海尔结束了多元化阶段,开始迈入国际化,所有产品都以海尔品牌出口。

记者:因为何种机缘,您在2009年从海尔来到中国标准化研究院?

张少君: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标院”)在“十一五”期间的目标,是要建设大型公共实验平台,于是申请建设昌平人类工效学实验室,其中包括环境工效,涉及到家电能效这一部分。当时中标院在全国范围内网罗人才,将橄榄枝抛给了我,我一开始并未在意,因为毕竟要离开家乡青岛,这个决心很难下。后来我得了场大病,加之原来工作压力太大,我也想换换环境,所以借着这个机会从青岛来到北京。进入新平台后,我的角色从“用标准”转换到“订标准”。

记者:您在中标院牵头组织了“中国绿色产品认证标识制度基础研究和试点示范”项目,请您谈谈参与这个项目的情况?

张少君: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美国能源基金会考虑在中国做一个前期研究项目,当时欧洲、美国开始推广碳标识,如碳足迹等。他们想知道中国是否具备在能效标识上增加标识(如碳标识)的能力,便于未来的碳交易。我们接了一个绿色制造供应链研究的课题,以家电为例进行研究,给试点产品的碳排放找到合适的计算方法;同时分析如果出台碳标识制度,现有各企业的数据库和整个社会的数据库能否支撑。

 课题研究到第二期,当时项目的各合作方,包括很多企业和行业协会都提出了一个问题,家电领域有节能、环保、低碳等一系列认证,很多指标都围绕着产品在使用阶段的能源消耗,但对于全生命周期的计算较弱,对各种认证重复检测、重复审核的情况比较突出,于是我们提出了对节能环保领域认证进行整合的建议。

2015年,中央出台生态文明改革总体方案,第46条明确提出要把节能、环保、低碳等七大认证整合成绿色产品认证,正好与我们的课题成果一致。因此,我们牵头组织了“中国绿色产品认证标识制度基础研究和试点示范”课题,同时承担了绿色产品标识认证秘书处,调研国内外现有各认证机构的情况,给监管决策部门提出“破题”的建议。

鉴于之前我在企业的工作经历,非常清楚企业的想法和需求,于是在组织“中国绿色产品认证标识制度基础研究和试点示范”课题的工作中,感觉如鱼得水,非常受用。另外,我了解各个国家的认证模式,也清楚国外认证的基本模式和路径,团队在为市场监管决策部门落实任务的时候,能直接对接,这是我们的优势。

记者:从您的工作角度,谈谈中国认证事业二十几年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取得了哪些成绩?

张少君:总体上,中国认证产业化的概念越来越清晰,与产业结合越来越紧密。早年我在海尔的时候,当时拿证书是好让产品卖出去,后来企业慢慢意识到认证与品牌的关联。当企业刚刚步入国际市场时,一张准入证,只要证书有效就行,不会关注颁发证书的认证机构是谁;当企业进入多元化阶段,需要借助认证机构的影响力时,会考虑选择什么样的认证机构为自己助力;当企业发展到品牌阶段时,对认证机构要求就会更高。这个过程是产业对认证作用的认识过程,是由被动变成主动的过程。

从前,中国的很多认证项目,如节能认证、环保认证基本都是跟着国外走,而今中国作为产业大国,发起的认证项目也开始在国际舞台产生影响力。比如,随着高铁输出,与中国高铁相关的一些认证项目,会对相关国家产生影响;再比如,中国洗衣设备、纺织、日化三个行业共同发起的真丝洗标识认证,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国外的密切关注和响应。中国认证行业从“跟跑”变为“领跑”,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记者:在认证领域工作多年,请您对自己的工作经历做一下总结,对自己的未来有哪些期许?

张少君:回顾我个人的职业经历,首先,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幸运的,遇到好的机会,一是环境机会,认证行业变化带来的契机;二是平台机会,不管是海尔,还是中标院,都让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与提升。另外,干事需要团队,这么多年来我总能碰到一群能一起干事的人。

面对未来,我最大的期望不是想要把自己变成什么样的人,而是希望我所带领的团队将来会呈现一个怎样的状态。去年开始,我们邀请包括心理咨询、团队建设、管理能力、业务能力建设的老师为团队进行训导,通过一些工作中的互动案例,引导大家克服自己的障碍来接受挑战和面对失败。未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无论在什么样的平台上工作,做好事的同时也做好人,为我国的认证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阅读(187

推荐阅读